Sunshine Day10

  固有印象里学生会总是聚集些上课认真的不得了的好学生,可迦勒底就是个什么都能发生的神奇之地。

  奥兹曼迪亚斯的课桌上,按课时翻好的社会学课本、笔、纸、统计数据依次摆好,有摸有样,如果只看这部分让人觉得没有丝毫不妥。可再看奥兹曼本人,坐姿大大咧咧,一条腿伸到课桌间的过道上去,整个人好像没了骨头,手放在桌斗里摆弄着什么。

  这会儿是言峰绮礼的课,高大的身躯就要突破黑板檐,他在最靠上的位置写了本章题目。负责今天擦黑板的库丘林见了直想骂出声,他怀疑这个总和他过不去的社会老师偷看了讲台上的值日表。

  就放在那么...

Sunshine Day9

这次和之后,会有一点点 拉二闪 成分(o゚▽゚)o  OK的话↓  


  之后齐格飞保持了他之前去学生会找迦尔纳的频率,好像学园祭对他什么影响都没有。齐格飞问完题就走,除了题目本身也不多说什么。如果奥兹曼找他打趣也只说一两句做回复。他和迦尔纳的配合越来越默契,齐格飞在学生会室的时间就越来越短。

  奥兹曼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,可看两个当事人还是互相笑着告别。怎么对这两个人的事这么上心?明明他自己的事都还搞不定。

  学期过了大半,言峰绮礼的社会调研差不多该开始进行了。...


Sunshine Day8

  齐格飞觉得腿是他自己的,又不是他的。汇报厅到教学楼不过短短一段路,越是接近,一开始大步冲出后台的那股劲越是被消磨。上一步还大步流星,下一步就缩小了幅度。步速从狂奔彻底转为缓步,最后竟是用了比平时还长的时间才走到门口。齐格飞推开教学楼的大门。正是演出的时间,没多少人往这边走。

  他才刚脱掉那身沉重的道具服,白发毛毛糙糙的缠在一起,里面还夹了两片没来得及拿掉的树叶。借着玻璃门里模模糊糊的影子齐格飞捋平了校服,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。他有好多话想讲给迦尔纳。

  “学长,你知道什么是爱吗?”

  “学长,为什么现...

愉悦地喝蓝眼山

© 消磁 | Powered by LOFTER